les_amants_du_pont_neuf.jpg 

導演李歐卡霍 LEOS CARAX
恆久的主題就是愛情
依稀記得楊寶源導演課程有撥過地鐵追逐的片段

正好最近沒有加班壓力
在這個機緣下
終於去聽了同學舉辦的影詩沙龍這大概是第三.四次見到很久前認識的人
幾次下來感覺
生命的性格只有堆積跟一點點擠壓變化
大家一直認真的朝向自己喜歡的路走
真是太好了~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個故事是由一臺汽車的視角開始
(汽車是任何在都市撇見的一物
本有它的故事及背景)

由一個無名駕駛者的眼角餘光
帶出衣衫襤褸的男主角
街的另一端則出現了謎樣的女人
她手上拿著畫紙落魄的在接上徘徊


"一個遊走於城市的邊緣人,遇上了一個自我放逐的女人"

在已經要看不見的狀態下
女人逃避現實
把自我切割
選擇用生命的一個碎片
生活
但她依舊緊抓住她的畫

當一個藝術家
無法用自己的角度觀想這個世界時
她還剩下什麼呢?
所以,她害怕
以致於無法完全捨棄過去
(這裡我想到了<超市夜未眠>的豆子)
她仍然想讓眼睛復明
繼續生活於社會現有的價值觀
所以她還是把鐵盒內的鈔票當寶貝


而男主角表面是一個看的很開的人
不需要身分、財產、生活、地位.......
很豪邁的把鐵盒拋到了河裡
但他其實靈魂中脆弱也有的一面
渴望愛情
在聽見大提琴聲時
不同於女人直接的找尋
他是換了一條道路想要先去控制愛情
所以他不停想將女人封閉隔離
烈愛扭曲演變成大火
焚燒了所有女人的影像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劇中有兩處印象深刻的超現實手法
其之ㄧ:

在諸多痛苦與拉扯之下該怎麼辦?
醉吧 他們只好買醉
喝醉時將酒瓶與垃圾放大
那對戀人卻有如被縮小燈照到一般萎縮
解放的酒精撐開
把逃避膨脹
他們頹倒在地上笑著

想藉由醉意淹沒自己,掏空苦悶
雖然是在一起
但我感受到他們的靈魂各自遊走
是並無沾黏的個體

他們在癲狂的狀況下
城市的慶典開始了
隨著巴黎的煙火
出現了彼此的樂音
這時他們才真正開始互動了
男人是80年帶狂野的流行樂
女人內心響起了割捨不斷的古典樂
在新橋上互相衝撞激盪
形成一種乖離的曲調

特別喜歡的超現實手法
其之二:

一處是女主角要槍殺他前男友時
射擊了他的眼球
眼睛也是她身上的病灶

她把過去那段感情
給射殺了

但夜晚回到橋上
才發覺原來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覺得導演在視覺上
尤其針對眼球
似乎要表達很多的意義
女主角從德拉克洛瓦的梅杜莎之筏下面的小門
進入了博物館
(梅杜莎之筏還蠻能反映片中世人的情結)

光線在科學上來說
反映了物體的顏色
所以當眼睛感受不到光芒時
也是無法讀取外界事物(反映)的時候

女主角無法承受這世間大量的光
只好用微弱的燭光接觸光影大師林布蘭的自畫像
就好像他用最後一點視力 撫摸世界

這個大城市直接忽略在邊緣流浪的人
在邊緣人無法入眠時
卻又進行200年的慶典
(換個意義想,他們才是一直清醒的人吧!)
自由平等博愛的紅藍白
不斷在天空 軍帽上出現
但片中卻又能看到軍警對遊民暴力侵犯
讓人質疑
形式下真的是有表面上看到的如此嗎?
我想到<敢愛就來>以及<熱舞騷莎>背後表達的意義
就算擁有愛、充滿熱情
階級的成見在普羅大眾的內心
最終還是無法消彌

片尾女主角且戰且走
到最後還是決定跟男主角到河的另一頭
讓我蠻吃驚的
這可能是愛情荒謬的地方吧
(或是女人看清並突破那個界線了)

片子尾聲處
導演透過了女主角向那座城市大喊~

"清醒吧!巴黎"
創作者介紹

ΨNUOVO CIENEMA PARADISO Ψ

cesias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